股票配资门户_配资公司及配资平台_在线配资炒股网站【一家天下】

000007股吧:中国的“猪周期”和美国的“牛周期”有何异同 ...

2019-9-10 13:42| 发布者: ngtszyan|

  1 中国“猪周期”

  虽然“猪周期”下猪肉涨涨跌跌大家都习惯了,但最近这波猪价上涨确实猛,全国猪肉平均价和活猪平均价都创了历史新高。生猪存栏量却创了历史新低。今年的猪肉进口肯定会创历史新高。

  

  正常的“猪周期”大约为期3-4年左右,通常以猪肉价格和玉米等饲料的价格联动机制为主导,饲料价格上涨导致养猪成本增加,猪肉供应就会相应减少。猪肉供应减少导致价格上升,又会激励更多的养殖户投入生产,进而供应增加、平抑猪肉价格。

  猪肉价格的周期性变化。从全国猪肉平均价来看,上一轮周期底部在2014年4月(19.25元/公斤),顶部在2016年6月(31.56元/公斤,比2014年4月的低点上涨64%),这一轮周期底部在2018年5月(19.29元/公斤),2019年8月21日为35.12元/公斤,同比上涨57%,比2018年5月的低点上涨82%。

  中国生猪存栏量持续下降。2008年—2014年,生猪存栏量都在4亿头以上,最高点是2011年11月的4.76亿头,2015年后一路波动走低,2019年7月为2.19亿头,同比下降32%,比2011年的最高点下降54%。其中的能繁母猪存栏量,也从最高点2012年底的5068万头,下降到2019年7月的2165万头,下降了57%。这已经不是周期性变化,而是趋势性变化了。

  

  生猪存栏量的明显下降,不仅是受非洲猪瘟疫情影响,更是受相关政策影响。

  2015年国务院《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》,要求“推进农业农村污染防治。防治畜禽养殖污染。科学划定畜禽养殖禁养区,2017年底前,依法关闭或搬迁禁养区内的畜禽养殖场(小区)和养殖专业户,京津冀、长三角、珠三角等区域提前一年完成。”根据生态环境部,截至2017年9月,全国累计划定畜禽养殖禁养区4.9万个,面积63.6万平方公里;截至2018年7月,全国已依法关闭或搬迁禁养区内的畜禽养殖场(小区)和养殖专业户26.1万多个。

  兽爷的“养猪大王的四十年”,讲述了一个企业家从2004年开始共投资1.3亿元,建成有8万头猪的苏北最大养猪场,2016年猪场被划为禁养区关停。也就是说,不仅是达不到环保标准的、散养,而且包括达到各项环保标准的、规模化养殖,只要在禁养区,也一律被关停。

  这次猪价的严峻形势,使得8月2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都重点研究解决,提出综合施策恢复生猪生产。会议明确,地方要立即取消超出法律法规的生猪禁养、限养规定。对依法划定的禁养区内关停搬迁的养殖场(户),要安排用地支持异地重建。发展规模养殖,支持农户养猪。取消生猪生产附属设施用地15亩上限。

  2 美国的“牛周期”

  中国有“猪周期”,美国也有“牛周期”。“猪周期”(pork cycle/ hog cycle)和牛周期(cattle cycle)都是描绘家畜市场供给和价格的周期性波动现象。在美国,这种现象在1925年由Mordecai Ezekiel根据对猪肉价格的观察提出;在欧洲,1927年由德国学者ArthurHanau提出[1]。对此现象的经济学解释是尼古拉斯·卡尔多提出的蛛网模型。

  TimPetry的文章分析了美国的“牛周期”[2]。“牛周期”包括牛存栏量周期、牛肉生产周期(滞后于牛存栏量周期约1年)和牛肉价格周期,很多年里比较稳定,大约10年一个周期。一般牛存栏量在6-8年里持续上升(accumulation phases),3-4年里下降(liquidationphases)。由于养殖周期较长,牛是家畜家禽里周期最长的。通常第一年秋天留下育种的小母牛到第二年夏天怀上小牛,第三年春天生下小牛,第四年小牛才能进入牛肉市场。这个自然养殖周期不会有太大变化。但最近十多年,由于一些外部事件,“牛周期”变得不太稳定。牛肉价格受极端天气、世界范围内的经济和政治事件、贸易政策情况影响加大。Kevin Good指出,主要由于干旱等原因,1996-2013年的18年里有16年美国牛存栏量都在下降[3]。

  从供给方面,2000-2008年,严重的旱灾影响美国的主要牛肉产区,包括北达科他州。2010年南部平原又遭旱灾,到2012年,大部分美国地区都在经历旱灾,导致更高的谷物价格、非常恶劣的牧场情况,使得尽管牛肉价格创历史新高,牛存栏量一直在下降。从需求方面,2008-2009年的金融危机带来的衰退,也曾影响牛肉需求。

  疫病则对供需都带来冲击。对养牛业影响最大的是2003年12月出现、后来时有传播的疯牛病。类似的家畜家禽疫病包括:历史更长的禽流感,2009年的H1N1病毒(开始被误命名为猪流感,为避免“猪流感”一词对人们的误导,2009年4月世界卫生组织、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和世界动物卫生组织宣布,一致同意使用H1N1型流感指代当时疫情,不再使用“猪流感”一词),2014年的“猪流行性腹泻病毒” (PEDv) 等。

  美国政府的一些政策也意外影响了养牛业。如2005年的能源政策法案,包括可再生能源标准,使得大量谷物被用于生产乙醇,谷物价格上涨和波动加剧。

  美国牛存栏数总量在20世纪70年代初达到最高峰,此后总体上波动下行。1975年初美国牛存栏数达1.32亿头(当年美国人均牛肉消费量也达历史高点88磅,2016年降为54磅)。2014年初达到近年最低点8853万头,此后有所回升,2019年初美国牛存栏数9476万头,比上年同期上升0.5%。

  美国牛存栏数

  

  美国肉用母牛存栏数

  
  图表来源:美国农业部

  肉用母牛数量趋势也一样,在连续8年数量下降后,2014年开始回升,2015年初肉用母牛数量为2970万头,比上年初的2910万头上升了2.1%。2019年初肉用母牛数量达到3177万头,比上年初上升1%。

  

  牛肉类型:All uncooked ground beef。数据来源:美国劳工部统计局

  由于牛的数量减少,而且更多的母牛要被留作育种,加上猪肉、鸡肉产量低于预期,牛肉出口需求强劲,种种因素使得美国牛肉价格在2015年初创历史新高。

  2015年后牛肉价格有所回落。主要是因为牛肉产量持续上升。猪肉、鸡肉和总肉产量2015、2016年创新高。湿度回升,牧场的情况2015年也处于20年来最好状况,使得养殖成本也在下降。2017年2月牛肉价格达到近年低点,之后又波动中略有上升。

  在过去几年的牛肉价格上升周期,生产者对牛肉价格的风险管理工具不太需要,但在牛肉价格下降和波动期间,就会更加需要。

  3 中国“猪周期”和美国“牛周期”的异同

  养殖业由于受动物繁殖周期的影响,产能升降需要一个较长周期,所以价格的周期性波动难以避免。总体上看,美国“牛周期”约为10年甚至更长,长于中国的“猪周期”,价格波动幅度则小于中国。美国2015年2月牛肉价格高点比2009年7月低点仅上涨55%,价格攀升较为缓慢,2017年2月是近年低点,也仅比2015年2月下降14%。而中国2019年8月猪肉价格比2018年5月的低点上涨82%,价格大起大落。

  对中国“猪周期”的成因分析中,都指出因为中国养猪散养户占比高,缺乏准确的市场信息和预测能力,只能随生猪价格的涨跌,或盲目扩张生产,或恐慌性退出生产。美国虽然也存在着“牛周期”,但是由于规模化生产以及较为成熟的管理体系,价格变化比中国“猪周期”更为平缓。

  实际上,中国养猪的规模化程度已有明显提高。2007~2016年年出栏500头以上规模化养殖场的生猪出栏量占比从22%增加到55%,2007~2016年散养户的数量从8220万户减少到3970万户,而规模化养殖场的数量从125万户增加到272万户[4]。2012年,美国牛存栏1~9、10~49、50~99、100~499、500~999、1000头以上养殖户的存栏量占比分别为1.31%、10.29%、9.07%、29.23%、13.20%、36.90%,即100头以上的规模化养殖占比79%。[5]

  近年来,动物疫病、极端天气情况不断出现,国际贸易条件也变化较大,使得畜肉供需波动情况加大。这种情况下上,更需要国家对产业有前瞻性的引导安排。虽然加强环保治理和提高养殖规模化程度都是正确的方向,但要做好政策统筹,避免一个时期禁养、一个时期又鼓励养殖的政策变化导致加大价格波动和资源浪费。


返回顶部